上海:将反腐利剑直指官员枕边人身边人

“改革试验田”、“试点专业户”上海又接新任务。这一次,改革试点将反腐利剑直指官员的枕边人、身边人。

这并不是上海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方案中。之前,与它有关的有两次,一次谈的是司法改革,另一个则事关上海自贸区可复制的经验推广。

这一次是第三次。在题为《上海市开展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工作的意见》的方案中,由于直接涉及既得利益,因此也被外界解读为中央欲让上海“先行先试”,啃下深化改革、惩治腐败“硬骨头”。

如果说,过去,上海在经济、民生、科技等领域改革动作频频,敢为天下先的话。那么,在政治党建领域,一直以来,上海似乎都未显露出充当“领头羊”的强烈愿望,“这一次上海主动提出先行先试,为全国总结改革经验,这本身就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副书记、专职副主席、政治学者桑玉成教授对中新社记者说。

官员的枕边人、身边人经商办企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高层就曾出台规定“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遗憾的是,某些官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其身边配偶、子女经商变换方式、屡禁屡犯。而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被点名的四只“大老虎”的身后,也不乏“贪内助”、“恶衙内”的身影,“大老虎”如是,“小苍蝇”自不必提。若任此现象蔓延,所谓的深化改革、依法治国恐都难以推进。

于是,啃下“家庭式腐败”这块“硬骨头”被摆上了议事日程。事实上,在中国民众看到了“老虎苍蝇一起打”所取得的成果后,他们对反腐的制度性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上海的这次试点就从“整肃家风”的层面被迅速提升,在桑玉成看来,这样做的目的不仅切断了经商者与官员配偶、子女之间进行利益输送的可能性,也从根本上控住了以权钱交易为主要特征的“家庭式腐败”的源头。

其实,许多西方国家也都对公职人员以及家属的经商行为进行约束和规定。相较之下,这次的上海试点则更具中国特色,因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官员与家庭、与子女的关系其本身就极具中国色彩。

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学研究部政治与公共管理教研分部主任于洪生教授建议“运用独特的中国视野”来解读试点的意义。“试点的目的是什么?是制定具体的规范来切断官与商的密切联系;是在出台规范性文件后,把事情讲透,把导致腐败的最直接原因根治掉。”他说。

他认为,“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体系要有自己的色彩,这也就是说要摆脱西方法律思维的影响,而从中共党建的角度来看,官员首先要看清这个问题,这也是从现实出发来开展的试点工作。”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中共严格执行的“八项规定”已从外围为反腐扫清了障碍、营造了氛围,而今,到了“更上一层楼”的时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刘昀献说,“我们的改革已不能像过去那样继续摸着石头过河,而是要依靠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就得依靠法律,首先从官员配偶、子女作为突破口、切入点”。

刘昀献说,民众最痛恨的是把公权力转化成私利,把国家资源拿来为个人服务,把国有财富通过不正当手法转移到自己手中,你的子女是不是经商,你的财富是不是合法所得,民众看得最清楚。

“试问一把木锤何以锻造一块硬铁?”也因此,刘昀献认为,以官员的身边人作为突破口,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廉政建设,是中国反腐败斗争迈进的一个全新历史阶段。(完)

(原标题:中共反腐出“新招” 上海先啃“硬骨头”)

编辑:SN123


落马贪官为何成最弱弱势群体

没有什么比“在任官员”与“落马贪官”之间的距离更远,差距更大,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官员落马前,应该是这个社会最强势的群体,可一旦落马,会立刻成为社会中最卑微的弱势群体。


《穹顶之下》,没有新鲜之事

我是通过《穹顶之下》才知道,环保部门的举报电话是12369。即便知道,我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样不相信这个电话有用。


香港反自由行

1841年,香港开埠,2011年,贾葭写下:“这大概是香港开埠170年来,第一次这么不待见大陆人。”


如何使\”穹顶之下\”成功营销

娱乐资本论好奇的再问一句,那就是在柴静最为爱国人士所诟病的“女儿美国籍”的问题上:说真的,看完《穹顶之下》后,诸位爱国人士,难道真的没有一丝也想把自己的儿女送到美国去的想法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