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落马官员往国企塞人:刘铁男之子吃6年空饷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因涉嫌受贿3558余万元日前公开受审。其中一个细节引人关注: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国有控股企业广汽集团安排刘铁男之子吃空饷、收股份,未到岗挂名领取薪金就有121.306万元。

盘点近年来落马官员的犯罪事实,安排妻子、子女、兄弟乃至情妇向国企“塞人”的不在少数。记者调查发现,国企“吃空饷”现象不仅是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换,更凸显部分国企的招聘、人事、审计等关口形同虚设。

公司为关系户预留职位

不用到岗上班,就有二三十万年薪……在国有企业公开招聘“一岗难求”的今天,“影子员工”是如何顺利进入国企的?

一位央企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每年招聘会实际分两部分进行,一部分是公开招聘,依据考试、面试成绩等择优录取;另一部分,则是为公司各种关系户预留职位的内部招聘。

最终人选都得“一把手”定

据介绍,这种招聘的考试、面试都不公开,成绩也不公开。“这样往往还不能完全满足各种关系户的需求,最终人选都得公司‘一把手’定。”

聘用不上班只领钱的员工,最终意图还是“上面有人好办事”。

“不干活只拿钱有两类人”

选人用人的不透明,还滋生了虚报职工数的贪腐空间。比如,重庆某国有矿业公司干部周杰就利用职务之便,故意造假,靠虚报4名已离职员工仍在岗,骗取“吃空饷”约30万元,被以贪污罪判刑11年。

某国有银行的省分行个金部负责人表示,金融、能源等效益好的企业一度是“裙带招聘”的重灾区。“不干活只拿钱有两类人:一是默许能协助拉到贷款的企业领导子女就职,二是各种监管机构上级部门的‘自己人’。”

“影子员工”工资谁买单?

“影子员工”领取的“空饷”,最终还是国有资产埋的单。2013年9月,深圳宝安区区属国有控股企业——宝路华集团被举报“吃空饷”:时任公司总经理助理的罗某10多年未上班,却每月领取工资,累积领取薪金达200多万元。涉事国企一度宣称追索发放的薪酬,但至今尚无下文。

种种自导自演“影子员工”产生的额外开支,事实上均在侵蚀国有资本。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就曾被审计出,向财政部虚报职工人数近4000人,造成财政部门多拨付人员费用1.98亿元,仅工资就多花了国家1.33亿元。 据新华社

■ 案例

“刘德成们”的入职方式

刘铁男之子

企业:广汽集团

职位:在京专设岗位

“入职方式”:“投桃报李”

庭审记录显示,早在2003年起,刘铁男利用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之便,为广汽丰田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审批“提供帮助”——与之相应,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应刘铁男的要求,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房有,将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安排在集团下属公司工作。刘德成从未到岗上班,挂名领取121.306万元薪金。

权晓辉多名情妇

企业:三亚、儋州两地

电视台工作“入职方式”:打招呼

今年4月,海南省儋州市原市委常委、秘书长权晓辉因贪污受贿1577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通过一纸“打招呼”,知情人士表示,其中一家电视台甚至不经招聘程序、党组会议,直接为权晓辉情妇办理了入职手续。

董苏皖妻子

企业:安徽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职务:股东

安徽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董苏皖在落马前,让妻子无偿占有国有资本参与发起的青阳县华青矿业公司20%股份,仅当“股东”一年就拿走100万元的分红。据新华社

(原标题:刘铁男之子如何进国企吃6年空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