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14位从副部到正部重要人事调整

原标题:14位从副部到正部的重要人事调整

近日,连续三则省部级人事调整备受关注。

先是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宋涛调任中联部部长,后有福建原专职副书记于伟国任福建代省长,而今日的消息则是,江苏省委副书记、苏州市委书记石泰峰被提名为江苏代省长。

宋涛在行政级别上属于正部级调任正部级,但在职务上由原来的办公室“二把手”变为中联部“一把手”,而待转正的于伟国和石泰峰则由副省级晋升为正部级。

两年时间内,宋涛的职位三度发生变化,这在十八大后的省部级人事调整中极为少见。2013年11月,在外交部副部长任上,宋涛转赴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任副主任,10个月后的2014年9月,任常务副主任,被明确为正部长级,今次,宋涛前往中联部担纲“一把手”重任。宋涛此前任职常务副主任的中央外办是中共中央直属机构,也是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的常设办事机构。小组组长由习近平兼任,办公室主任则由国务委员杨洁篪兼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不包括“平调”的宋涛,近两年来,与前述于伟国和石泰峰的仕途经历类似,由副部级晋升为正部级的重要人事调整至少有14位。

“政事儿”梳理发现,这些人事调整的动因主要有三种,其一是原任正部级官员因年龄原因退休需补缺,如石泰峰的前任江苏省长李学勇出生于1950年9月,已年满65周岁,按惯例要退出一线正部级工作岗位;其二是因为反腐引发的联动人事调整,因前任正部级官员被查需递补,如于伟国前任苏树林,尚勇前任申维辰等;其三是中央新组建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从外部调入工作人员,如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等。

石泰峰

11月30日上午,江苏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上,石泰峰作为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理省长推荐人选被提请任命,原省长李学勇提交了辞职请求,他在辞职请求中说:由于年龄原因,根据《地方组织法》的有关规定,现请求辞去江苏省省长职务。

石泰峰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出生于1956年,曾先后获得北大法学学士和硕士学位,作为理论型干部长期在中央党校任职,并早在1993年就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任职中央党校副校长9年后,石泰峰于2010年“空降”江苏任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2011年起任江苏专职副书记,并于2014年6月兼任苏州市委书记。

于伟国

苏树林在福建省长任上落马近两个月后,福建原专职副书记于伟国任代理省长。

于伟国出生于1955年10月,刚刚年满60周岁,而60岁正是其上一个副部级专职副书记的退休年龄,但今次任代理省长并在未来转正后其在一线的工作时间可延长5年。

于伟国在福建有20年的工作经历,先后任市长助理,市委常委、秘书长,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福建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等。其前任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现任正部级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排名第二。

于伟国在福建任职前,曾在中央智囊机构中央文献研究室以及中办工作,在中办期间曾为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丁关根秘书。于伟国现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李希

李希现任辽宁省委书记,他是十八大后为数不多的有三次职位变动的地方大员。

2013年4月任上海市委专职副书记,一年后调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其后任代省长、省长。2015年5月,年届65岁的辽宁原省委书记王珉到全国人大任职,李希职位再次调整,任辽宁省委书记。

李希有多省份工作经历,曾先后任职甘肃省委秘书长、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和上海市委副书记等职。

李希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在现任的30位省级党委书记中(天津待补),他是唯一的中央候补委员,其他均为中央委员或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

陈吉宁

陈吉宁2015年1月任环保部党组书记,2月任环保部部长,他是现任国务院25个组成部门中唯一的“60后”部长,同时也是一名典型的学者型官员,从清华大学毕业后留学英国,后回国在清华任教,2012年任副部级清华大学校长。

陈吉宁在清华大学时的搭档党委书记胡和平,在陈吉宁之前转赴党政机构,2013年底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今年4月转任陕西省委专职副书记,胡和平也是一位出生于1962年的“60后”。

傅政华

傅政华傅政华

傅政华现任排名第一的正部级公安部副部长。此前任职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2013年8月出任公安部副部长,其后傅政华在公安部副部长中的排名多次前移。2015年3月,傅政华不再担任北京市委常委职务,并卸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一职。

一个月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调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由此,傅政华从排名第二的正部级副部长排名第一,而常务副部长一职也暂时空缺。

黄坤明

2013年10月,媒体报道显示,黄坤明已出任中宣部副部长职务。2014年12月,黄坤明以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的身份参加活动,其前任雒树刚转任文化部部长。

黄坤明先后在闽浙两地任职,曾任福建省龙岩市长,浙江省嘉兴市委书记,浙江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和杭州市委书记等职,他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蔡奇

前排右一为蔡奇前排右一为蔡奇

蔡奇此前在闽浙两地任职,曾先后任福建省三明市市长,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常务副省长等职。2014年3月,蔡奇被免去浙江副省长职务,其后,蔡奇赴中央任职。据媒体报道,蔡奇任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但一直未有官方消息证实。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看新闻联播画面发现,在近日召开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蔡奇以“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身份列席会议,公开画面显示,蔡奇与国家发改委正部级副主任穆虹,中央纪委常委、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张纪南,以及工信部部长苗圩等人同坐一排。

杨晓超

2015年8月,北京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晓超调任中纪委秘书长,据中纪委公布的简历显示,杨晓超已从副部级晋升为正部级,同时他也成为中纪委历史上首个正部级秘书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杨晓超的所有职业经历都在北京一地,曾任职北京市审计局长、财政局长、副市长、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等多个职位。王岐山任职北京市长期间,杨晓超为北京审计局局长。

尚勇

尚勇原任江西省委专职副书记,2014年6月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9月起,任中国科协书记处第一书记,今年1月当选为科协常务副主席。

尚勇出生于1957年,今年58岁,任职江西之前,曾长期在科技部工作,2008年8月在科技部副部长任上赴江西任省委常委、纪委书记,2011年12月起任专职副书记并兼任纪委书记,2012年9月起不再兼任纪委书记。

尚勇前任申维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于2014年4月被查,2014年12月被“双开”。申维辰此前长期在山西任职,他也是2014年落马的第一个正部级官员。

值得一提的是,尚勇的前前任正是现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陈希。陈希曾先后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教育部副部长、辽宁省委副书记,2011年4月进入中国科协,两年后任职中组部常务副部长。

蒋超良

蒋超良蒋超良

2014年8月,吉林原省委书记王儒林调任山西省委书记,吉林原省长巴音朝鲁接任省委书记一职,而省长则由蒋超良补缺。蒋超良此前长期在金融系统任职,并穿插有两年湖北省副省长经历,曾先后任交通银行董事长,国家开发银行行长,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在交通银行任职时,主导完成了财务重组,并成功登陆海外证券市场,成为中资银行中的第一家。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他与两位现任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和王岐山都曾有过共事经历。

刘赐贵

2014年12月,国家海洋局原局长刘赐贵调任海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两个月后任海南省长。在国家海洋局之前,刘赐贵所有的职业经历都在福建一地,曾任福建省龙岩市委书记、厦门市长等职。

刘赐贵是7位既非中央委员又非中央候补委员的省级行政“一把手”之一。

李锦斌

李锦斌原任安徽省专职副书记,安徽原省长王学军接任省委书记后,李锦斌补缺省长职位。在安徽之前,李锦斌曾先后任吉林省副省长,陕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等职。

李锦斌也是7位既非中央委员又非中央候补委员的省级行政“一把手”之一。

雪克莱提•扎克尔

出生于1953年8月的少数民族高干雪克来提·扎克尔曾长期在新疆工作,曾有近5年乌鲁木齐市长的任职经历,2008年,任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并兼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常委、副政委,2011年后任职副部长级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并不再兼任所有在疆职位。2年后重返新疆,晋升为正部级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4年底,新疆自治区原主席努尔·白克力进京任正部长级发改委副主任和国家能源局局长,而雪克来提·扎克尔接任新疆自治区主席一职,“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种由人大转到政府任“一把手”的案例近年来比较少见。

王荣

王荣王荣

王荣现任广东省政协主席,此前曾任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2015年2月接任朱明国落马后的广东省政协主席一职,由此,57岁的王荣也步入了省部级正职序列。

王荣也是一位典型的学者型官员,36岁拥有教授头衔,此前曾任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无锡市委书记、苏州市委书记等职,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

另外,近期在省级党政“一把手”中还有多个人事调整案例,贵州原省委书记赵克志调任河北省委书记,贵州原省长陈敏尔任贵州省委书记,安徽原省长王学军任安徽省委书记,国家卫计委原副主任孙志刚任贵州代省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原常委、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陈豪任云南省长等。这些人事调整在行政级别上讲都是正部级的“平调”,但省委副书记、省长任省委书记则在职位上可称为晋升,如行文开头的宋涛案例。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马俊茂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地铁哺乳,谁丢了谁的脸?

将哺乳中的女人的乳房视作性器官的人,是不配用文明这个词来标榜自己文明的。要么是太不懂事,要么是一些内心阴暗的人,在现实生活中继续在充当着莫里哀笔下的答丢夫形象罢了。


徐远翔为何让编剧感到被羞辱

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专业被瓦解的群体,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权力被颠覆的机构,是不容易被羞辱的。


中国军改要躲过那些坑?

正如许多文章所分析的一样,改变现有的军委总部体制,将作战指挥与军队的建设分开,是此次军队改革最为重要的内容之一。此次改动幅度之巨大,不少人以“从苏军到美军”的比喻来形容。这一描述虽不准确,但的确大概指明了我军的改革方向。


当今官员的纠结与失落如何看

有人曾这样说,我们每天生活在各种纠结中,“纠结”成了生活方式。官员有官员的纠结,老板有老板的纠结,百姓有百姓的纠结,纠结中就难免产生抱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