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逃犯高玉伦发小:他逃出来后我不敢收稻子

9月2日延寿县看守所越狱事件过去了快10天了。三逃犯之一的高玉伦还在逃,已经持续了200多个小时的搜捕仍在进行中。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高玉伦这么久都没能被抓到呢?他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法制晚报》记者独家对话北京市公安局资深刑事技术专家左芷津,解析其中原因。

专家简介

左芷津,1954年生,法医学博士,被称作北京警察中的“李昌钰”。

现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巡视员,1983年进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处,从事法医检验鉴定工作。曾连任四届十二年国际刑警组织法庭科学大会组委会委员,赴国际刑警组织总部工作三年,多次参与国内外重大案件侦破和空难事故调查。著有中国第一位博士警察的私人手记《当法医遇上警察》。

地域大目标小逃犯比警察熟悉地形

法制晚报:这些天,我们跟随搜捕队伍进山搜索,但一直没有结果。您从技术角度分析,为什么高玉伦至今还没落网?

左芷津(以下简称左):根据这几天前方的搜查情况来看,他躲藏的一带山高树密,现在又是一年中植物最茂密的季节,玉米也要丰收了,只要人藏在里面,就很难被发现,大家熟悉的青纱帐就是这个意思,更何况他只有一个人,目标很小,昼伏夜出,找起来很困难。因此在这种地域广、植被厚、目标小的不利环境下,在茫茫大山之中要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非常困难。

另一个原因是高玉伦对当地地形非常熟悉,他知道哪里能弄到吃的,哪里有水喝,哪里能藏身,怎样可以生存下来。更何况搜捕的队伍处于明处,他处于暗处,即便我们从他身边走,由于有植被、山石的遮挡,也可能看不到他,他却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我们。所以,一些网友对武警和特警的责备和误解是不应该的。

法制晚报:高玉伦为什么能够脱逃至今,其他两人却很快被抓了呢?

左:人与人之间是有区别的,高玉伦是整天在山上跑的人,他从小生长在当地,对大山的地形很熟,知道往哪里去,其他两名逃犯则不是。我们搜山的队伍中虽然也有当地人,包括当地派出所的警察,但大家都没有像他那样整天朝大山里钻,对当地地形那么熟,而且更多的武警、特警是来自外地,对山区很陌生。

逃犯体力下降现状或有4种可能

法制晚报:他至今没有被抓,他现在的状态有哪些可能?

左:他的体力很强,如果他还在山上的话,风餐露宿,每天吃生冷的东西,消化不会很好,同时提心吊胆,精神高度紧张,睡觉也肯定不踏实,时间长了这些都会影响他的体力,这些天他的体力应该下降了很多了。

对于他的现状,我想无外乎有四种可能,一是还在包围圈里潜伏,二是已逃出包围圈,三是遇到意外,如慌忙之中失足摔下山崖,或是受到动物袭击而意外身亡,四是他感到走投无路,躲进某个山洞自杀,这些都有可能。当然对于这种案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他死亡了,寻找尸体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法制晚报:怎样判断他是否在这个包围圈之内呢?

左:一个人生存着总会留下生活的痕迹,比如吃玉米会留下玉米芯,吃土豆也会留下残渣,还会留下粪便等,还有休息、行走的痕迹等。如果搜捕他的方向正确的话,会离他越来越近,也会发现越来越多他留下的痕迹。如果始终什么痕迹都没有发现的话,有必要考虑搜捕方向的问题。

建议使用红外热成像仪抓逃犯

法制晚报:警方这次动用了警犬,为什么也没能捕捉到高玉伦的信息呢?

左:警犬是通过气味来寻找的,而气味是需要物质基础,不是凭空来的,也就是说警犬和逃犯之间一定有物理方面的联系。比如人走路踩断了小草,草的断端会发出植物的气味,人的脚印上也就会留下草的味道,警犬是顺着草的味道追,也就是沿着脚印在追。还有,土壤里有些蚂蚁等小虫子,人脚走过,小虫子被踩死后,它们的尸体也会发出气味,警犬也是根据这个气味追踪的。

有一些特殊的鞋子,鞋底与硬质地面摩擦,也会产生特殊气味。搜捕中还可以给警犬提供一些嗅源,比如被追踪人的鞋子、内衣等物品,让警犬去辨识、追踪。但人体的气味作为嗅源是会受很多现实条件影响的,距离太远、时间太久就不行。当警犬与被追踪人之间缺少这种物理的联系时,警犬就很难起到作用了。

当地是山地地形,白天有谷风,晚上有山风,加上最近下雨,雨水冲刷都会稀释、冲散逃犯留下的气味。对警犬而言,搜索难度也非常大。实际上警犬发挥作用是有许多限制条件的,关键要看现场是否具备使用警犬和警犬能发挥作用的条件。

法制晚报:之前据说高玉伦曾去商店里偷月饼,这个能为下一步寻找提供线索吗?

左:他如果去偷东西了肯定会留下指纹,媒体报道说,现场还发现了人民币,那么,钱上面也会有指纹。另外,肯定会留下足迹,这些都是辨别是不是高玉伦来过的重要线索和证据。

法制晚报:作为一位刑侦方面的技术专家,你能否给前方搜捕的队伍提供一些建设性建议?

左:除了现场要加大搜索力度外,还应该加强科技投入,比如使用红外热成像仪,因为每一个人正常体温都是37度,都会散发红外线的。红外热成像仪可以根据人体的温度形成影像,特别是晚上气温低,很容易发现目标,这对搜捕工作会有很大帮助。将热成像仪装在直升机上,进行大范围的搜索,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另外,结合老百姓提供的线索和警方对高玉伦调查的结果,警方要进一步打开思路,认真地分析和判断,高玉伦越狱出逃肯定要生存下去,沿着这个思路考虑他向哪个方向逃便于他生存,有可能去什么地方,有可能和什么人联系,加强情报分析工作,提前做出预判和推测,争取走在逃犯的前头。所以我强调,科技加上情报分析,就是加强智慧搜索。

今日现场换岗的武警直接睡在卡车上

今天上午,在通往延寿县延河镇青川乡虎圈山的路上,站满了武警,每隔20米左右一个岗,重要位置都有武警干部把守。透过茂密的树林,可以看到通往山顶的路上有卡车压过的痕迹。一些武警仍然在山上搜索高玉伦的踪迹。

很多战士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有休息了。前几天刚下过小雨,这条通往山上的路泥泞不堪,周围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和茂密的树林,每个战士都拿着警棍,身上的背包里装着雨衣和一些矿泉水,这是这些天他们的所有装备。

一位参与搜捕的工作人员告诉法晚记者,搜索虎圈山以来,他们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记者现场看到,换岗的武警直接睡在卡车上,“今天的搜捕与前些天的搜捕没有大的差异,我们可能找到高玉伦后才能离开。”

高玉伦同村:很丢人不敢提村名

自从高玉伦从看守所里逃出来以后,延河镇青川乡附近的村民们的生活彻底被改变了。

高玉伦的老家所在地——万宝村永安屯,村里有40户人家,有三十多户人家都有网线,村民们每天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搜“延寿越狱”、“高玉伦”等关键词,关注案件的最新进展。

村里每家的大门都紧闭。年过四旬的王大哥刚踏进院子,转身就将大门关了。“以前我们村夜不闭户,现在白天都要关门。我也不敢晚上出去巡逻。”

高玉伦的发小李大哥说,自从高玉伦逃出来后,他的心脏病发作了,连田里的稻子也不敢收了,“怕他从地里窜出来。”一些村民表示现在出去都不敢说自己是“永安屯人”了,“出了这种事很丢人,都不敢提这个村了。”一位白发大爷感慨道。

据高玉伦的同村村民秦大哥说,他曾经也是跑山的,“高玉伦的体力还没有我好,在山上从来不缺吃喝的,各种野果、鸟蛋等都可以吃……”

在黑山村,村里的青壮年都出去巡逻了。村民李大爷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我们村里五十多岁的老人都上山巡逻呢。”自从前几天,村民们看到疑似高玉伦的身影出现之后,更加害怕了。金女士告诉记者,她的丈夫晚上出去巡逻,只剩下她和孩子,“这事想着都后怕。”

据搜捕的一名武警介绍,每个村都有30-50名男性村民参与巡逻。

在村口一家小卖部里,聚集了七八个妇女和一群小孩,男人们出去巡逻了,女人们害怕得不敢在家待,只能聚在一起壮胆。

文/记者邹艳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截至目前延寿越狱犯高玉伦仍在逃刑侦专家从技术层面详解搜捕 专家:可用热成像仪抓逃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